口中吃着一颗樱桃的app

眼看京长夜追杀郑玉辉去了,宁夜松口气。

面对复杂的局面,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它分拆开来,然后一部分一部分的解决。

现在这里只有阳至善,赤髯子和魔海寿三人,情况要好办很多。

宁夜调动法阵力量,转头落向阳至善。

阳至善也发现了问题,怒视下方:“小辈,是搞的鬼?”

宁夜也不否认:“壮士断腕,无奈之举。”

魔海寿大惊:“敢坑害大都事?”

赤髯子骂道:“郑玉辉这混账,死便死了,老子才是烟雨楼中流砥柱,老子若有事,们都不得好死!”

郑玉辉为求自保不用阵法帮他,本就把赤髯子气得够呛。赤髯子虽不知宁夜用的什么手段,但现在至少阵法可用,再加魔海寿,当可抵挡阳至善。

他刚才已传书烟雨楼,让他们派人来援,虽然短时间内来不了,但以目前的状况,撑上几天当无问题。只是自己怕是要元气大伤了。

他心中对宁夜感激,却是已经有心把雷长生的这个弟子揽为己有了。

人才啊!

甜美萌妹子温暖笑容泳池玩耍草帽长裙森女系写真图片

又懂阵法,又会破解一线天的秘术,关键脑子也不错,对自己也很好。

收下!收下!一定要收下!

心中这么想的同时,连续出手,元神激荡,苦苦支撑阳至善的猛攻,口中更是叫道:“为我加持。”

郑玉辉之阵,可攻可守,但赤髯子知道只靠阵法是灭不了阳至善的,所以还不如发挥守护作用,只要能把时间拖过去,待援兵来到,阳至善必然不战自退。

没想到宁夜却回答:“不行啊,我刚才强行激发此阵,吸收魔气,破解魔狱,部分阵法已经毁坏,暂时无法使用守护之能,只能攻击了。”

什么?

赤髯子大惊。

可他现在正被阳至善猛攻,天空中轰隆隆到处都是魔火滔天,也没可能下去检查,只能宁夜说什么他信什么,心中暗呼倒霉,叫道:“聚四海生灵,若此人用至恶剑,便趋灵以对之!”

“好!”宁夜立刻答应。

这个却是没问题的。

一片片光晕泛起,法力浪潮下,海中无数游鱼纷涌而来。

正好阳至善再挥至恶剑,至恶剑驱动需要一点时间,宁夜已趁势鼓动海潮,天空中无数水妖纷纷冲天飞起,为赤髯子阻挡。

阳至善不得不再收剑,怒道:“这小辈也忒是讨厌。”

说着对下方一击,无边魔焰缭绕而出。

只是那空中黑洞轮转,当真是有多少便吞多少,对下方竟无法影响。

“咦?这到底是何手段?”阳至善惊呼。

随后单手握拳,对着那空洞就是一拳,遥击震空,元磁空间已发出剧烈震荡,呈现出空间不稳的态势。

我去!

宁夜暗骂。

这老货口口声声不知道自己用的什么手段,却一出手就是找准要害。

这吸魔黑洞通往之处,其实就是元磁空间,宁夜以阵法为掩护,以元磁空间为容纳之地,以贪星魔晶为引,临时制造出的这个魔气吞噬之地,可以说天时地利,最为适合。

阳至善明明没有看破,却能命中要害,这说明此人有惊人的战斗直觉,某种意义上,可能也是一种道境。

若让他这么轰下去,元磁空间必毁。

元磁空间毁了无所谓,关键他就没有对付阳至善的手段了。

宁夜急忙叫道:“快用元磁山稳住空间,别让他毁了!”

赤髯子也意识到了,白象嘶鸣一声,长鼻裹住元磁山移向元磁空间入空处,却是比之前轻松了许多。

赤髯子也察觉到了元磁山出了问题,但紧要时刻无暇他顾,嗖嗖嗖连续数道一线天指风点出。魔海寿更是配合宁夜,将所有阳至善释放之魔气尽数送往黑洞之中。

阳至善心中火起:“今天们全都别想跑!无间黑狱!”

那恐怖的魔狱再度落下。

同样是无间黑狱,阳至善所用的黑狱却比京长夜所用,威能更强百倍。

整个岛屿空间被魔气笼罩,空间封禁,威能强绝不仅如此,最关键在这魔狱空间里,阳至善的所有力量都被集中与放大,而赤髯子想要遁移几无可能,只能硬抗。

同时阳至善身体开始壮大,化作一名顶天立地的汉子,背上四臂,头上犄角暗光轮转,若魔神之威。

“天魔法身?妈的,这老小子拼命了!”赤髯子气得大叫。

拼命?要的就是拼命啊!

宁夜心中暗道。

他刚才已经感受了一下,阳至善的无间黑狱的确强,自己只凭光遁都没法逃,但是昆仑镜的力量依然可破。

有逃命的底气,宁夜就不怕把事搞大。

这刻看着阳至善展现全部威能,每一击都释放出毁天灭地的威能。

照这样下去,赤髯子怕是真的要挂。

宁夜叫道:“撑住,我正在修复守护阵法。”

说着一道守护之光落在赤髯子身上。

他自己打自己脸来得也快,先前不愿保护赤髯子,现在立刻就能发挥部分作用了。

赤髯子不知,心中大喜:“好,快继续修复!不用和他力拼,只要能拖住就好!他的天魔法身持续不了太久的。”

我知道,可我要的就是们拼啊。

时间不多,所以给们双方加攻击才是最合适的。

们负责拼命,我负责把控节奏!

守护阵法只给了一道,有限度削弱,确保阳至善相信自己还是可以击杀赤髯子的,好让他继续狂攻。

宁夜则抓紧时间在这岛上继续布置,加强完善郑玉辉的禁制。

阳至善见此状况,怒道:“还是得先除了!”

说着一脚踏下。

他这刻是撑天巨人,这一脚落下,仿佛山峰砸落。

我去!

岛上法阵不是撑不住这一脚,可是宁夜才说过,守护之力只恢复了一点点,现在要是全面防护,打脸打的就太彻底了。

这刻眼见巨足踏落,宁夜心一横,干脆选择不理。

他就不信赤髯子会一点办法都没有。

果然赤髯子见状大急,呼啸一声,白象已出现在阳至善足下,竟是用自己扛住了这一脚,发出痛苦鸣声。

与此同时,阳至善四臂齐出,三支手臂压制赤髯子,一只压制魔海寿,原来的双手,右手至恶剑再现,对着白象斩下,同时左手魔焰燎原,对着岛上焚烧而去,若这刻宁夜以游鱼应对,只会被焚成烤肉。

这一剑,定要将这白象魔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