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香蕉接码手机app下载

赵洞庭始终和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不是太过亲近,心里也难免有些打鼓,沉声问吴连英道:“此事怎么看?”

他没有再说吴连英扣下情报不传之事,显然已经是不打算再做追究。解立三的事,的确不宜外传。

吴连英又低下头,声音尖细绵软,“老奴不敢妄言。”

赵洞庭轻声哼道:“朕让说,便直说就是。”

吴连英便不再作状推诿,说道:“老奴觉得广王殿下招揽解立三不报,兴许是怕引起皇上您不高兴。毕竟解立三虽实力卓绝,但也是恶名昭彰,是江湖无数武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人,特别是佛门,更是将其视为大患。若是传出去我朝招揽他,于朝廷名声会有不利影响。”

赵洞庭揉揉眉心,“的意思就是说广王怕给朕招来非议了?”

吴连英只是轻轻垂首。

赵洞庭摆摆手,“下去罢!接下来给怎么做,应该心中有数。广王是朕弟弟,也是朝中仅有的亲王,朕不希望他再遭遇这样的凶险,另外,朕也绝不希望看到和广王兄弟相残。明白?”

“老奴知晓。”

吴连英应答了声,站起身,躬着腰徐徐退出院去。直到院外,才直起身子,走向军情处。

赵洞庭坐在院子里需得数人合抱的老樟树下,喃喃自语,“请封邕州,招揽魔头……”

他的脸色并不是太好看。

当我在梦里遇见你之后

但终究心里还是没有定论。

赵昺这两次举动虽然都有些耐人寻味,但细究起来又是合情合理。他心中到底是何想法,赵洞庭无疑琢磨不透。

发呆半晌,赵洞庭又传令院内侍候着的太监,道:“去武鼎堂,将朱殿主和他家两位公子起来。”

有小太监细声细语答应,领命而去。

大概过数十分钟,小太监便带着朱宗耀和朱河琮、朱海望两人到了院子。

三人都是跪倒在地。

赵洞庭让三人起来,看到朱家两位公子哥眼中都有着掩饰不住的期待之色,不禁心里微笑。

不想做官的人,那就注定不会是个有作为的官。他中意朱家两位公子的这股冲劲以及对入朝为官的执拗。

这两人虽然没有在朝中做过官,但饱读诗书,加以培养,以后说不定能够成为朝中中梁抵柱。

以往历代皇帝虽然都竭力避免让某个家族或者是某个派系坐大,独受荣宠,但赵洞庭显然并不在乎这些。

只要是有本事的,管他是哪个家族中的人,就是家族内个个都是朝中大员又如何?

他想要的是现在暮气沉沉的大宋朝廷快些出现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盛况。

待得三人起身,赵洞庭轻轻笑道:“朱河琮、朱海望,朕先让们两人在入内内侍省做个小黄门,在御书房给朕磨墨,们两人可愿意?”

小黄门其实是太监差事,但也是最能亲近皇上的人,说是皇上近臣,毫不为过。

而以前宋朝内也不是没有人以完整之身入入内内侍省,所以赵洞庭的这般做法也不算是开创前科。

朱河琮、朱海望兄弟两个听得赵洞庭这话,先是微愣,随即便又都露出惊喜之色,又跪倒在地,“谢皇上。”

虽然小黄门只是没品没级的官,但能够侍奉皇上左右,过些年头,担任实职岂不是板上钉钉的事?

这个职差,可以说是备受朝中不少官员后代以及士林无数读书人所憧憬艳羡。

要知道,宰相门前可都是三品官呀!

倒是作为父亲的朱宗耀有些心里没底,“皇上,我家这两个小子不懂规矩,成小黄门在御书房为您磨墨是不是……”

赵洞庭只是摆手,“磨墨要什么规矩?”

他直言道:“朕知晓两位公子都是饱读诗书,在士林中有声名的才子。让两位公子入入内内侍省,有考究两位,也有想要提点两位的意思。以后若能堪大用,朕不吝啬派两位公子去朝中实权部门任职,只是两位公子若只是会读书,那就乖乖在御书房内为朕磨墨得了。所以朱殿主也无需担心,两位公子做得好,做得不好,朕都只是考量,不会由此心生不满。”

他这些话虽然不怎么好听,但可以说是发自肺腑。

朱宗耀意外皇上竟会这么推心置腹,当下有些感动,拱手道:“朱宗耀多谢皇上。”

然后也不忘对两位儿子说道:“皇上给们机会,们可莫要让皇上失望。”

朱河琮、朱海望已是被这天大荣宠惊得脑袋都有些麻木,只是连连点头。

就这样,两位朱家公子成为御书房小黄门。无品无阶,但可以预料会在朝中炙手可热。

耳边风、耳边风,能伺候在皇上身边的人,就算是个乞丐,也会被人尊重。更遑论,还是在御书房这样的重地伺候。

只是两位朱家公子能否经得住赵洞庭考验,抵得住朝中诱惑,这显然还是没法作出定论的事。

赵洞庭用任伟时,有过长时间考验,对两位朱家公子,显然也有此打算。

待得两位朱家公子心情稍稍平复,他才又出声,对朱宗耀说道:“朱殿主,朕也有件事情需得劳烦去办。”

朱宗耀对赵洞庭已然是感恩戴德再加感恩戴德,恭敬拱手道:“还请皇上吩咐。”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赵洞庭轻轻笑道:“朕此行去流求时发现个练武的不错苗子,是海康县外章家村人,年龄才不过五岁。朕考究过他,这小家伙有恒心有耐力,也吃得苦,朕便答应他替他找个好师傅。不知道朱殿主可有闲暇能教导教导此子?”

朱宗耀并未犹豫,只是道:“皇上看中的苗子,朱宗耀自然愿意教导。只是皇上为何不让荣耀殿诸位前辈亲自收徒?”

赵洞庭摇摇头,“起点太高未必是好事,朕的意思,是让先带着他和安卫殿内诸位供奉一同锻炼锻炼再说。”

朱宗耀便点头,“那朱某这便差人去将他接过来?”

赵洞庭微微沉吟,“派个人过去,先观察观察他也不急。朕离开海康时曾和他说过,让他在家中也不要忘记锻炼臂力,若是他真按朕的话在做,便将他接来海康,他父母家人都接过来也可以,不枉朕和他之间缘分。而若是他没有将朕的话记在心里,那便只能说他和朕之间有缘无分,便让他在民间过些安生日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