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视频手机在线观看播放app

() “墨墨,”离开许久,送流清茶去西元城的若相离终于归来,青芒砸落地面,激起翻腾土尘;他笑眯眯的喊了一声,然后目光惊讶的落在堆积成小山的彩色瘴毒珠上;

“这是做什么?瘴毒珠?咦,不对;”若相离捏起一粒瘴毒珠却是发现异常,脸色疑色更浓;流墨墨收回落入魅碧莲神魂中的意识,指了指地面;

“大阵已经点亮三座山了,这彩珠山脉一共三十六座,进度真慢;”若相离顺着她所在放出神识探查,却没有丝毫发现;然后眸光一动,黑亮瞳孔放出幽绿磷光;顿时看到隐藏在地底深处诡异无形气息构筑而成的庞大阵纹,而源头正是那堆瘴毒珠释放的瑰丽瘴气。

“西元城情况如何?”流墨墨问道,若相离眸子紧紧盯着地下阵纹,随意道;

“很不妥,我带她去被盘问许多,她倒识趣,一言不发乖巧跟着;城中都是九大势力的爪牙,不愿参战的修真者早已离去;不过她在那儿倒是遇到熟人,现在和碧落门的修仙者一起;记忆我已收回。”说话间,若相离取出一枚赤红珠子递过来,流墨墨看也没看,直言道;

“那些不能存在的记忆你还带回来作甚?毁去吧,魅碧莲那边似乎发现一些有趣的东西,我正看戏呢;你也去收集猎物和瘴毒珠吧。”若相离点点头,直接捏碎珠子,然后起身飞进树林;流墨墨扫了一眼木头一样呆在身旁的血幽紫,然后意识重新落进魅碧莲的神魂中。

西悠城,众多冷月军聚集在城主府不远处街道尽头,观察许久后,简离下令靠近;然后一马当先直接化成一道黑烟飘向严阵以待的魔灵大军。

魅碧莲和牡丹没有跟随,而是从另一侧小心潜伏过去;其他冷月军则化整为零,悄然压进。

离得近了才发现,死寂呆立不动的魔灵大军部面朝城主府后方大池子,神色肃穆。众人没敢去招惹,而是迂回绕到一侧,隐遁于半空看向黑气腾腾的大池子。

巨大方形池子中已经填满大半,无数尸体沉浮。修罗们都聚集于此,诡秘而统一的咒语声低沉呢喃,似乎在催化池子变化。

“那是什么东西?”牡丹疑惑的传音问道,魅碧莲也是懵懂不知,端坐在她识海中,流墨墨的意识体却在看到大池子瞬间露出惊愕,眼眸透出精芒;

“竟是在建立祭祀魔池!这些魔人是打算把修真界也转化成魔界么!”流墨墨意味不明的声音让魅碧莲愈发迷茫,不由好奇询问;

雨伞女孩

“祭祀魔池?主人知道是何物?”流墨墨撇撇嘴,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恐怕其他被魔人们占据的地方早已建立完毕了,修真界的人真够迟钝。竟只是单纯防守,若是他们再不主动出击,让所有祭祀魔池升阶为地祭魔池,这修真界也就差不多完了。”魅碧莲一震,顿时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不过也不甚在意,这些事也该让修真者们头疼去,不过目前看来,一昧防守的修真者们还未知晓。

“那现在怎么办?”魅碧莲问道,流墨墨却不甚在意的懒洋洋言道;

“管他呢,你跟着他们行动就是,那简离若是聪明点上报杜莎。那修真界也许会开始反击;你的任务就是获得九大势力的信任,进入他们核心,现在伪装非常完美,除非是世界树中等以上的种族近身,不然不会有人看出你的真面目;不过,那些连我也感应不到的隐修大能还需注意些。”

“是。”

两人停止交流。魅碧莲把注意力重新投向不远处地面,潜伏在半空隐形的冷月军没有丝毫动静;地面上诡异的情形超出他们的认知范围,所有人都疑惑满满的看着,等待简离命令。

天空中聚集的黑云越来越浓稠,已经铺展到西悠城四分之一的地域。潜伏的冷月军纷纷后退,而在最接近黑云的虚空中,一丝和黑云相似却又本质上不同的黑色雾气静静漂浮着。

简离现在很头疼,根据线索,杜莎要收回的东西很大可能是藏在城主府中,可是城主府现在这般情况他想潜入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但是,地面上那个陌生的池子让他觉得非常不安,虽然不认识,但感觉非常不妙。

原本打算静观其变,但那些升腾的魔气似乎与他以前见过的那些被侵占的地域出现的魔气不同;而下方肃穆的情景一看就是魔人们在做某种大事的准备,上报杜莎?他第一时间就想如此,但却有些不甘心,自己的任务目标还未摸到边角,却要向杜莎联络,岂不是证明他没有能力?

地面上的祭祀魔池不停上升,已经快到达三分之二,让修真者们不舒服的感觉越来越清晰,那些诡秘又沧桑的咒语越来越高昂;简离知道不能再等了,他有预感,若是让这个池子填满,肯定会发生很不好的事情。

“所有人听令!破坏下方池子!任何阻挠,杀无赦!”沉寂许久的传讯珠中突然传来简离命令,一时间隐遁在半空的冷月军猛然出击,目标直指祭祀魔池;

围拢在魔池周围的修罗们眼皮也没抬一下,继续自己

的动作,而围拢聚集了周围的魔灵大军直接乱了,天空中突然出现的敌人让他们大怒,各种尖啸怒吼伴随着滚滚魔气席卷向冲过来的冷月军。

“魔杀!”扑面而来的魔气中突然响起怒吼,比冷月军多了五倍的魔灵大军纷纷冲天而起,似是惊怒却诡异的冷静;一直在魅碧莲识海中看戏的流墨墨突然瞪大眼睛坐直身体。

冷月军五人一组,联合灵力发出攻击,但一直各自为战的魔灵大军这次却是诡异的联合成阵,分散成一股股黑色洪流绞扭在一起,浓稠魔气第一次展示出真正面目。

无数股凝胶黑云从一队队力量部联合在一起的魔灵身上爆发,盘旋结成成巨大长龙,呼啸间冲进冷月军中;

原本面对魔灵就处于弱势的修真者在面对魔气与祭祀之力胶合的魔杀大阵时,立即溃不成军;首当其冲的冷月军惨叫都未发出就被直接碾磨成渣。

简离脸上露出惊骇,他一直明白魔人的凶残,但也不曾真的恐惧过,魔人袭击基本都是看上去恐怖的单体实力强横;但现在那声魔杀吼出,一直以为是散沙一盘的魔灵瞬时从蛮横徒勇化身正规虎狼之师,彷如狼入羊群一般,自己引以为傲的冷月军竟是一个照面就死伤惨重。

“龟离阵!!”简离眦目欲裂,只是这一刻就损失几百冷月军,让他心里直接凉透,不经思索就立即决定防守;所有幸存的冷月军迅速后退,然后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球状大阵,每人身旁都交错两人,各自灵力迅速连贯;形成一个乌龟壳一般的坚实大阵。

一时没反应过来的牡丹和魅碧莲顿时又被脱离在龟离阵外,牡丹恐惧的拼命后退,看着不远处龟缩成阵的冷月军恨意涌动;简离竟又把她们忘了!

魅碧莲也是脸露惊骇,神魂中流墨墨的话让她比冷月军更加恐惧;

“这才是真正的魔界大军,之前的魔灵大军根本不足为惧,现在有了祭祀魔池加持,我的能力面对他们也是颇难!”流墨墨脸色难看异常,

“逃吧,那些冷月军,完了。”魅碧莲悚然,毫不犹豫转身就跑,一旁牡丹被她的反应惊了一下,然后犹豫一瞬立即跟着魅碧莲身后逃离飞向远处。

呆在龟离阵心的简离似乎真的忘记牡丹他俩,目光紧紧盯着扑过来的黑色洪流;双手猛然飞舞,一直静立的众多冷月军迅速动作起来;球形大阵中重重人影飞舞,贯连的灵力放出耀目光芒,圆球大阵迅速压扁,好像一枚巨大绞杀盘露出浑厚灵力锯齿飞旋,迎上汹涌而至的黑色洪流。

兹兹——龟离阵与黑色洪流碰撞,发出刺耳摩擦声;身临其境的冷月军都露出恐惧之色,他们无往不利的龟离防御大阵竟是一个照明就濒临崩裂,勉强支持几息后,冷月军只觉得无数股完无力抗拒的黑色淹没了自己,然后失去意识。

简离脸上露出绝望,破碎的龟离阵,周围迅速死去湮灭为尘的手下;他下意识的取出一枚蓝色珠子,把情报发出,却只来得及发出几句话就被黑色洪流淹没,消弭干净。

被绞杀一空的冷月军,黑色洪流盘旋在高空,然后迅速收拢,露出无数魔灵飞回祭祀魔池旁继续守护;之前下令魔杀的修罗冷冷的看着魅碧莲和牡丹逃逸远去的方向,然后收回目光,把注意力重新投入祭祀魔池中。

返回的魔灵大军身上一震,被碾压抽取的修真者精华像是一股股细小流水,从他们身上荡出注入魔池之中;

魔池继续酝酿,池水中沉浮尸体已经几近消散,被炼化的差不多;升腾起的祭祀之力越来越精纯粗壮,下方池水稠黑如墨,在所有尸体炼化干净瞬间;黑墨一般的池水猛的爆出一片光华,迅速渲染成深紫色清澈池水。

“祭祀魔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