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28部tv破解版

陆川冒险从城市里到幸存者据点来,为的是什么?

人。

陆川为的,其实是人。

拥有着技术、知识的幸存者。

他们也许是生存技能的不足,在末世里是累赘,可在陆川的眼中,却不尽然。他们就像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可以为自己创造无数的财富。

如果不是为了他们,陆川大可以在城市的中心中,一点点发展,再一点点推进。

冒险到这里来,陆川也是将心提起来的。

现在进到了据点中,第一步,就是找到足够多的科技人才;第二步是如何让他们跟着自己离开据点;第三步,就是安置他们的问题。

第三步中的安置,陆川已经想到过了,不会有问题。

生化工厂的负四、负五层,数以万平方米的空间,安置他们不成问题。

以生化工厂的结构,还有自己对生化工厂的掌控,没有自己的允许,他们想要离开一步都不可能。

这只是暂时的,第四步,陆川还会挑选出一个地方,用丧尸制造出一个不可逾越的区域来。

羞答答可爱小美女红色波点衣服显娇小玲珑身材图片

比如在城市中改造出一个小区来,四面八方全都是生化工厂制造出来的丧尸,彻底地将小区围了起来,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牢笼。

看似很不人道,可是相比起在这据点里,却是天堂。

至少他们不缺吃,不会有被饿死的风险。

他们贡献越多,自己到时候越强大,覆盖着的区域也就越大。到时候,他们的活动空间,也会更大。

像是一个良性的循环,其实是互利的。

前期看,像是陆川在囚禁他们,可往长了看,他们会获得末世所没有的自由。

未来更远,谁又能说得清呢?

…………

这个世界,很多事情,不是表面可以看得透的。

比如陆川现在身处的这一个据点。

在外界看来,它保护着人类幸存者们的安全,提供一个栖身之所。

这样形容,并没有错,事实上也是如此。

可事实呢?

陆川走在这里,才体会到了末世的残酷所在,因为这一个据点,采用的是半奴隶制。任何想要活下去的人,又没有能力的人,唯一能做的,就是成为权势者的奴隶。

据点刚开始是由幸存下来的人类组成,零散而没有组织,属于临时性。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里聚集着越来越多的幸存者,在利益之下,在人性之下,产生的争斗之惊险,不知道让多少人没有死在丧尸的手里,反而是被同类给杀掉。

产生的几个势力,终于是分撑着这一个据点。

十数万人的规模,超过一大半是属于几个势力的奴隶。

而自由的人类,越来越少。

可以肯定,再有三几年的时间,据点将进入到完全的奴隶社会。

在据点中,陆川看到了临时的一些法规。

比如任何的偷盗,一经发现,奴隶身份的人会被处死;而自由身份的人,则会强制变成奴隶,变身最低层。

不要看自由人类会过得好,他们当中的大部分过着的生活,还远远不如奴隶。

奴隶还有一口吃的,可是自由人类如果找不到一点赚取食物的工作,等待着的,就是饥饿,无尽不会有人怜惜半分的死亡饥饿。

要么离开据点,到外界去寻找吃的,要么就成为奴隶。

第三个选择,则是饿死。

一但离开据点,据点又会收取一定的税率,让多少人交不起只能是游荡在外,最终被丧尸找到,变成了丧尸的食物。

通过这一种方式,据点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就是让拥有文明社会的幸存者们,在这一种折磨、磨难中挣扎,直到将最后一口骨气给磨掉,给幸存者们打上奴隶的烙印。

成为了奴隶,就会被人不顾死活地驱使着。

有些拥有强壮体格的人,会被选出来,训练成为手下的武装人员。

这一些武装人员,将负责着据点安全,镇压奴隶,同时还会对外猎杀丧尸,掠夺资源补充据点等等的工作。

有些奴隶,则会投入到了制造工厂中,制造枪支武器,制造一切需要到的物品。

靠近着据点,陆川所了解的,还是有不少的农田被开垦出来种植了农作物。大量的奴隶,被安排到了这农田里进行作业。

丧尸的存在,特别是一些拥有强悍飞行力的丧尸,成为了最危险的源头。在农田里作业的幸存者们,会因为得不到保护,拥有非常高的死亡率。

农田里的农作物,完全就是幸存者用生命、鲜血给灌溉起来的。

而这一些粮食,一般只会供给上层的掌权者们食用。

底层人过着的是猪、狗不如的生活,但上层的掌权者们,他们却过着远超普通人想象的奢侈生活。

在这个据点里,不会是天堂,而是界于地狱的边缘。

至于末世的来临。

其实在这里的人没有几个知道,只知道无声无息间,就出现了丧尸,接下来,就是完全失控的混乱。

在短短一天的时间里,没有具备免疫力的人,全都变成了丧尸。

丧尸追逐着幸存者,幸存者大逃亡。

和电影里一样。

强者生存,弱者沦为丧尸的食物。

由于世界的崩溃,而且事情已经发生了,谁又去追究到底末世是怎么来的,病毒是怎么来的?有这精力,还不如好好地想着怎么活下去。

丧尸的肆意,让幸存者只能是困守一方,对外界的了解,并没有多少。

这种情况下,谁又说得清病毒的来源,或者外界是什么样的?

…………

“所有人听着,这个人,偷奸耍滑,瞒上欺下。”

“根据法令,现在给予处死。”

“这人,就是那些不遵从法令的人的榜样。”

当陆川走到据点的一条街道时,十数名武装人员,正背着枪与弩,押着一名披头散发的男人,正在大声地喊着什么。

这一名男人瘦骨嶙峋,一看就知道是长期的营养不良,加上饥饿,将他折磨得不成人形。

在这一名男人的身上,穿着的衣服破烂不堪,没有一块是好的。

满是污垢,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澡了。

对于处死这个字眼,这名男人甚至连眼睛也没有动一下,仿佛这一切与自己毫无关系。

街道上,有着不少的幸存者,他们当中有些人是饶有兴趣地看着,有一些则是麻木到没有感情。更多的人,是冷漠地注视着这一切。

处死,在这据点里,每天都会上演,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金字塔一样堆积起来的社会,处于最低层的他们,在掌权者的眼中,只是随意可以宰杀的对象。

没有人可怜这一名即将被处死的男人,因为他们还缺少人来可怜。

宣判完之后,一名孔夫有力的壮汉,提着一把大山刀,站到了这名男子的面前。

一名武装人员按着这男从的脑袋,露出了脖子。

“知道他的身份吗?以前财政局的副局长,现在却是一个奴隶。”

“不管你们以前拥有多么高贵的身份,在这里,只有一个身份,这就是奴隶。在据点里,不需要你的知识,需要的只是你的力气和安份。”

为首的这一名武装人员,还在大声地说着。

这一切,都是上层者震慑的手段。

用这一种方式,来告诫那一些不安份的人。

为首的这人在说完,手轻轻地做了一个下切的动作。

“哈……”

壮汉提起大山刀,狠狠地斩下。

脑袋被砍掉,滚落在地面上。鲜红的鲜血喷涌而出,断裂处更是一片的暗红,还能看到一些动脉在剧烈的收缩中挪动着,显得狰狞。

从始到终,似乎这只是一场戏,而不是一条生命的终结。

一切都是如此的平常,在许多人的眼中,甚至认为这个男人是解脱了。

砍完了脑袋,这一具尸体被人用麻包袋给装了起来,迅速地被带走。

街道上的鲜血,没有人管,而是任由它干涸在街道面上。

这一切的发生,让陆川一直处于震撼当中,他没有想到古代才有的砍头处死,会在这里生生上演。刀起刀落,就是人头落地。

陆川看到过无数恶心的丧尸,可是它们带来的冲击,远远比不上眼前这砍头的一幕。

跟着陆川的楚宾两人,却是神色如常。

像这一幕,前二三年据点正式被瓜分的时候,在权力刚刚被建立时,更是家常便饭一般。到了最近这一二年,人们已经接受了这一种身份,反抗反而是少了。

(求点推荐票。。。。)